高粱在风中翻动,夕阳下生机勃勃;红日漫天,高粱酒和着鲜血浇铸着高密人民坚韧心性。张艺谋执导的《红高粱》通过“我奶奶”和“我爷爷”的爱情故事,带出一段发生在山东高密的血性传奇。导演对色彩的把握极为独到,黄色、绿色、红色被赋予不同的意义,劳动人民的淳朴与刚劲、生命的韧性与苍劲,在这片高粱地里驻根、生芽。

“黄色”里蕴含着黄土的原始,又燃着人民的怒火。影片用远景展示了贫瘠荒凉的环境,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高密人的性格中必然带着这片土地特有的粗犷。黄土之上,人们的喜怒哀乐不必被环境束缚,导演运用移镜头展示了黄色的烟尘四起,人们用高粱酒为屋宅消毒,你追我赶,拥有无限活力;而当众人目睹了刘罗汉被日军当众剥皮后,黑夜中黄色的火焰熊熊燃烧,预示着人民难以遏制的怒火,映在眼中,燃在心里。导演运用黄色塑造了朴素原始、爱憎分明的高密性格,深入人心。

“绿色”象征着爱情的萌芽,奔放而又充满野性的生命力。“我奶奶”第一次从花轿中走出来,在绿色高粱地中通过面部特写暗示“我爷爷”就是拯救九儿悲惨命运的人。“万绿从中一点红”,运用跟镜头表现身着红衣的“我奶奶”奔跑在绿色的高粱地里的场景,暗示着“我奶奶”和“我爷爷”爱情的萌芽和情感的新希望。影片中“野合”的片段选择了在一片绿色的高粱地里,导演采用俯拍镜头展示了“我爷爷”将高粱地踩出圆地,充满仪式感,在一片阳光下狂舞的绿海中,他们尽享生命的欢悦,传达着原始与健全、野性与灵性的生命力和生命意识。

“红色”凝结着人民的鲜血,又喻示着生命的壮烈。影片一开始的标题“红高粱”便采用饱和度极高的红字黑底,为影片奠定了强烈的红色基调。导演对“我奶奶”出嫁时红色饰品给予特写镜头,轿子里笼罩着大片红色,给人视觉上的压迫感,与“我奶奶”内心对这门婚事的抗拒极其贴合。“我奶奶”挑担去为伏击日军的大伙送吃食,被日军击中后鲜血浸透衣衫;“我爷爷”与众人搬着高粱酒向日军扑去,血红的高粱酒洒满高粱地。使用隐喻蒙太奇将两个镜头切在一起,红色充斥着整个画面,这泊血红中此刻融入了人民无畏的抗争精神和慷慨赴死的生命的壮烈。

黄土之上,高粱地一改往日的碧绿,夕阳下血色覆盖一切;日食来临,随着“我父亲”那几声呼唤娘亲的歌谣,新的希望冉冉升起。《红高粱》中运用黄色塑造了高密人朴素原始、敢爱敢恨的性格,用绿色寓示着爱情的希望与对最原始生命意识的赞美,用红色再现了高密人民英勇赴死的场景并歌颂了生命壮歌。高粱倒了,还会有新的长出来;有的人倒下了,还会有新的生命前仆后继。在这片郁郁葱葱的高粱地上,无数生命,生生不息。


红高粱(1988)

又名:Red Sorghum / Sorgo rojo

上映日期:1988-10-10(中国大陆) / 2018-10-12(中国大陆重映) / 1988-02(柏林电影节)片长:91分钟

主演:巩俐 姜文 滕汝骏 钱明 陈志刚 计春华 

导演:张艺谋 编剧:莫言 Yan Mo/陈剑雨 Jianyu Chen/朱伟 Wei Zhu

红高粱的影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