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华年(2025)

又名:长公主

主演:赵今麦 张凌赫 

导演:高翊浚 

李蓉故意羞辱裴文宣,裴文宣一气之下亲吻了李蓉,并且还想要强制将李蓉占为己有,李蓉使劲把裴文宣推开,裴文宣主动给李蓉道歉,自己没有早点知道李蓉的心意,裴文宣不想要人让她身边有其他的男人,只是想要让李蓉在意自己,自己也不想变成现在这样,李蓉说权势和裴文宣只是裴文宣更重要,自己故意说和离也是为裴文宣好,大家都误会了李蓉的想法,其实李蓉也有自己在意的人,她希望一个人对自己好,对方也能认可自己。

李蓉说自己已经重新喜欢上了裴文宣,裴文宣说自己愿意为了李蓉而改变,只是希望李蓉能够和自己说真心话,无论付出什么代价,自己也想要和李蓉在一起。两人坐在河边一起放花灯,裴文宣自从遇见了李蓉以后,很多想法都已经发生了改变,现在也只希望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会越来越好,裴文宣说有些感情是不能用权势交换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走到李蓉身边。裴文宣说她想要的一切,自己都会给,也必须给,自己终究有一天也会给李蓉证明自己对她的心意。裴文宣和李蓉躺在船上看着天空的孔明灯,李蓉说自己许愿想要和裴文宣生生世世在一起,他们还可以考虑要个孩子。但是裴文宣担心今后他们会有更大的弱点,而李蓉却说只要裴文宣不怕,自己也不会害怕。

等到第二天上朝的时候,李蓉迟迟一句话也没有说,裴文宣脖子上昨天晚上也被李蓉给抓伤了。下朝后裴文宣就被陛下给叫走了,李蓉看见了苏容卿,两人已经不再是从前了。裴文宣被叫回去,陛下想要将他调去礼部,裴文宣直接拒绝了,并且还说要和李蓉和离。裴文宣把自己的伤痕露出来给陛下看,陛下也很是诧异。裴文宣说起了符咒的事情,并且表示这个并不是自己写的,裴文宣还说自己建立督查司本来是想帮李蓉分忧,结果两人现在之间的 关系却越来越差。裴文宣说自己对李蓉很好,但是两人确实性格不合。

弘德现在已经被带走了,苏容卿并不担心。苏容卿知道想要直接搬到裴文宣并不容易。陛下便记了字迹,果然发现裴文宣的自己竟然是假的,陛下觉得符文有问题,而裴文宣其实也有问题。裴文宣回去后故意告诉所有人自己要睡书房,就是为了让大家相信两人关系不好,裴文宣则偷偷摸摸到了李蓉的房间,裴文宣把李蓉搂在怀中,裴文宣现在的目的是让陛下知道柔妃后面有人在操控。裴文宣去找到了老师,还让她帮忙伪造舒心,裴文宣还说自己是为了替天行道。裴文宣回去后再确认没人以后就把信件交给了李蓉,李蓉一早出去就是为了伪造弘德的笔迹将所有的责任推到了苏容卿身上,现在用了这个招数,也算是正式和苏容卿宣战了。

李蓉去看了弘德,裴文宣和上官雅先离开,李蓉质问弘德究竟是谁让他做的这一切,弘德表示自己没有看清对方,李蓉表示自己知道是谁找到了他,而这人就是苏容卿,其实弘德现在更多的是担心儿子的情况,李蓉说自己可以设法保下他们二人。李蓉知道很多关于弘德的事情,弘德甚至还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比起其他人来说自己已经好了很多。随后李蓉就去找陛下说裴文宣不搭理自己,裴文宣还说要和离了。李蓉还让陛下劝劝裴文宣,随后还说弘德已经招供了,只要父亲看了折子就证明和苏容卿有关系,苏容卿也看到了口供,有人已经将折子交给了苏容卿,就算是现在把折子还回去,结果到时候还是会变成折子被调包了,苏容卿的罪责还是洗不清了。

苏容卿这次认输了,但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把奏事厅烧了,苏容卿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很快公公将奏事厅被烧了的事情告诉了陛下,陛下赶紧过去,可还是为时已晚。李川也看见了奏事厅走水了,苏容卿看来也被逼到了绝境。陛下把苏容卿和李蓉叫过来当面对质,现在物证没有了,人证还在。陛下打算派弘德入宫,然而弘德到了宫门口,竟然发现弘德已经死了。公公赶紧将弘德遇害的事情告诉了陛下,弘德现在死了,苏容卿更是死无对证了,如果现在要查弘德的孩子在哪儿,接下来可就更有意思了。就算是有人调查,更容易查出是被苏家人所带走,陛下非常生气,还让苏容卿把弘德的孩子交出来。